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美妇  »  搬运工爆操老板娘
搬运工爆操老板娘
午后的基隆工业品市场虽然没什么人,但张祖业还是不顾刚下绿皮火车的劳累,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确认没有人跟着,才蹑手蹑脚的朝着自己家的那写着万家惠的小卖部走去。

  他去年因为不满足只是小卖部小打小闹,又在柳州开了一家叫润之业的日用品公司,正准备大展手脚的时候,却因为还停留在小卖部卖山寨货和坑蒙拐骗的思维上,润之业经营陷入困境,不但拖欠了好些员工的几个月的工资,还欠了很多货主的货款,最终被告上法庭,但张祖业不肯赔钱,于是被法院认定为老赖,从此开始了东躲西藏的日子。

  张祖业快溜到了小卖部门口的时候,却看到小卖部的门是大半拉下来的,张祖业一阵抱怨,小惠啊小惠,现在虽然是下午,大家都在午休,市场里没什么人,可也不能把门关起来不营业啊。

  张祖业正准备把门帘拉起来好好骂小惠一顿的时候,但却听到小卖部仓库里面从传来一个女人娇踹的淫叫声。

  “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嗯嗯……好深啊……嗯嗯嗯……好爽啊……嗯嗯嗯……再用力……用力肏我……嗯嗯嗯嗯……用力……”

  这淫荡的声音张祖业虽然没听过,但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这正是他那个美丽的妻子小惠的声音。

  小惠,你不是说你是一个性冷淡的女人吗?跟自己做的时候就跟死鱼一样,没想到竟然背着自己偷男人!你这个贱货,老子为了你能过好点在外面奔波劳碌,还成为了老赖,连动车都不能坐,挤着那又慢又臭的绿皮火车,而你却背着我偷男人!

  张祖业悄悄的抓起一个啤酒瓶,准备进到仓库把那个奸夫的脑瓜砸破,敢操我张祖业的老婆,今天我张祖业不把你脑袋砸破我不姓张!

  但仓库内的场景却让张祖业不敢动了,仓库里面不只有一个奸夫,而是两个威武猛壮的男人。

  他那个美丽的妻子小惠的两条白嫩的玉腿被正在肏她的人按成M字,两人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张祖业可以看到正在肏小惠的男人壮硕结实的大屁股,正猛烈的撞击着小惠的蜜处,另一个人正狠狠的抓着小惠的那对又白又大的豪乳。

  那个正在肏小惠的叫大山,抓奶叫阿峰,他们两人是张祖业在润之业公司的搬运工,因为张祖业各种借口不肯给两人工资,发生了口角,被两人用啤酒瓶砸破了脑袋,张祖业头上还有一块疤痕呢。

  这两人是典型的广西人,人狠话不多,为了一万块的工资,就敢跟张祖业拼命,张祖业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张祖业正想着,但仓库内操小惠的人却没有停下来,大山每一次都是大半跟鸡巴拔出,然后再狠狠的整根插入小惠的蜜穴中,穿出一阵“啪啪啪啪”声张祖业吸了一口凉气,大山这跟鸡巴,怕是有十八厘米吧,小惠那个小穴能经受的住嘛?正当张祖业为小惠担忧的时候,阿峰起身,张祖业看到阿峰的大鸡巴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大山的鸡巴算大了,没想到阿峰的更大更粗,这起码得有二十厘米吧,小惠被两人这么大的鸡巴操着,受得了吗?

  只见阿峰跨到了小惠的脸上,这是要小惠给他舔鸡巴啊。小惠才不会舔鸡巴呢,以前张祖业跟小惠看AV的时候,看到那些女优舔鸡巴,小惠就说恶心,有一次张祖业想让小惠舔鸡巴,小惠就对他说敢把他那个拉尿的东西放进她嘴巴,她就把他鸡巴咬掉,那段时间张祖业压力大想发泄发泄,就趁小惠睡着的时候放到小惠的嘴巴,因此还被小惠要破了屁呢。

  阿峰啊阿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不对不对,要是小惠把阿峰的鸡巴咬坏了,自己不是要赔阿峰更多钱吗?怕个毛线啊,阿峰的一万块我张祖业当了老赖都不给,鸡巴被咬坏了我就能给钱,做梦吧!

  正当张祖业在担忧小惠咬不咬坏阿峰的鸡巴的时候,小惠看到阿峰的大鸡巴朝她嘴巴过来,却抬起头主动的含住了阿峰的大鸡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这一幕把张祖业看傻眼了,小惠,你不是说男人拉尿的那个东西恶心吗,为什么要吃阿峰的鸡巴,这两个人是搬运工,几天不洗澡,又臭又脏你知不知道?

  可小惠明显没有在意,极力的讨好这阿峰的鸡巴,对着阿峰的鸡巴又吸又舔,时不时还用她粉嫩的小舌尖穿进阿峰龟头的马眼,然后又把阿峰龟头沟舔了一遍,从阿峰闭着眼一副享受的表情张祖业就可以看出,小惠舔他鸡巴是多么的舒服。

  “大山,你小心点,别碰到我屁股!”

  “阿峰,是你屁股撞到我脸了!”

  因为小惠要给阿峰舔鸡巴,阿峰就跨在两人中间,小惠又很娇小,大山要操小惠的逼,不免会碰到阿峰的屁股,阿峰和大山都是直男,男的碰到男的又有些恶心。

  “我都说我先上小惠了,你不肯!”

  “为什么是你先上,我先上不行吗?”

  “要是没有我,你能操到小惠?”

  “每次都是你先,都一个月了!”

  “小惠又不是处女,你后面插也是一样”

  “那你每次你都射小惠里面,我插进去全是你精液!”

  张祖业吸了吸一口凉气,听大山和阿峰的对话,这两人肏小惠已经一个月了,而这两个月,正是法院来追债,他跑回老家躲债的日子!每次还都是无套内射,张祖业原本打算生意好了跟小惠再要个二胎,一直没有上环,小惠这一个月没两人这么肏着,也不知道怀没怀上两人的野种!

  这一个月小惠到底经历了什么,天天被这两人这么大的鸡巴轮流摧残!

  可是张祖业看小惠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是被强迫的神态,反而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享受的表情。

  “嘻嘻嘻,这点都不能接受,你们这两个土包子,你们是没看到国外,男的两根鸡巴插进女的逼里!”

  “两个鸡巴插女的逼里,女的能受得了吗?”

  “小孩那么大都能生,两根鸡巴算什么?”

  “小惠,一会我们试试?”

  “我反对有用吗?你们第一次肏我的时候,我不给,你们不也是强上了?”

  “嘿嘿,谁让你老公欠我们工资,还害得我们坐牢,大山好不容易谈了个媳妇还跑了,我们都那么久没碰女人了,小惠你那么漂亮当然控制不住了,但你被上了不也是很喜欢嘛”

  “谁让你们鸡巴那么大”“你老公的鸡巴不大吗?他操你爽还是我们肏你爽”

  “就只有你们的一半,当然是你们肏我肏得爽了”

  “哈哈哈哈”“换个姿势,我躺着,小惠坐在我上面,你插小惠,但是阿峰你别放屁!”

  三人说着话,一边换着姿势,大山躺在地上,粗大的鸡巴耸立着,小惠张开腿跨到大山的身上,小手掰开自己的小穴,对准大山耸立的大鸡巴准备坐下去,张祖业看到这一幕惊呆了,大山这么粗的鸡巴,要把小惠穿破啊!

  小惠,你别坐上去啊!

  张祖业暗暗为小惠着急,但小惠还是坐上了大山的鸡巴,张祖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山粗大的鸡巴一节一节的完全没入自己美丽的妻子粉嫩的蜜穴中!

  “嗯!好胀,小逼全满了……嗯……”小惠把大山的大鸡巴全部吸入蜜穴中后,长长的满足的呻吟了一声,睁开眼……

  不好,小惠看到了!

  张祖业正准备躲到一旁,但来不及了,小惠已经看到他了,张祖业拼命的给小惠使眼色,暗示小惠不要乱动,怕大山和阿峰看到他了跟他要钱,钱对张祖业来说,那可是比命还重要啊,更何况他也没什么钱。

  被老公看到自己这个淫荡的样子被人肏,小惠差点叫出声来,正准备从大山的身上下来,但正背对着张祖业不知情的大山却抓住小惠的小蛮腰,用力的顶着小惠的蜜穴,同样不知情的阿峰也跨了过来,粗大的鸡巴直接塞进小惠的嘴中,让她无法说出话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惠拼命的挣扎,想告诉老公张祖业,自己是被这两个人强暴的,不是他看到的那个样子,也害怕张祖业激动之下跟大山和阿峰两人拼命,他们还有个女儿呢!但小惠娇小的样子哪里能挣扎得过两个做苦力的大汉子啊。

  阿峰看到大山用力的盯着小惠的蜜穴,大鸡巴也整根插进小惠的嘴中狠狠的进进出出起来,一时间仓库中的画面更加的淫乱了。

  阿峰的鸡巴这么长,这是要插到小惠的食道吧,欧美女人被这么插着都会呕吐,小惠多难受啊!

  果然小惠很快就显出不适用,呜呜呜呜呜的挣扎着,但阿峰丝毫不管小惠,整根鸡巴还是一样插进小惠的嘴巴中。

  张祖业心里一阵担忧,想上去救出小惠,但是看到大山和阿峰那个壮硕结实的身体又胆怯犹豫了,他这样上去,不但救不了小惠,还会被两人揍一顿。

  张祖业着急得不知道什么办才好,草你们麻痹的,一人肏逼一人肏嘴巴,这样是会把小惠肏死的。

  “吼吼吼吼吼吼!”阿峰终于满足了,抓着小惠的脑袋,全部射入小惠的食道中,而小惠被阿峰这么射着,白眼都起来了,拍打着阿峰的大腿想要呼吸。

  与此同时,大山也到了紧要的关头,抓这小惠的小蛮腰用力的顶着,一股股精液全部射入小惠的蜜穴中。

  终于完事了,看着仓库中赤裸的三人,张祖业紧绷的心松了下来,被这么凶狠的肏着,还好小惠没事……

  可是……可是阿峰和大山的鸡巴怎么还是这么硬?

  张祖业担心的还是来了,只见大山和阿峰换了一下位置,阿峰躺下来,大山把鸡巴塞进小惠的小嘴中。

  “咳咳咳……咳咳咳……”

  小惠看到自己老公只是躲在一旁什么都没做,不来救她就算了,还对她使眼色,小惠突然之前像是看透了张祖业,这个男人为了躲债,把她一个女人留在小卖部,让她去应付各种各样来讨债的人,她只是一个女人啊!

  张祖业,你的女人被两个男人操了,你不来救她,还看着她被人肏,你还是个男人吗?小惠索性不再在乎张祖业的存在了,张祖业,你不是喜欢看我被人肏吗?那我就让你看个够!

  小惠突然就像一个勇敢的女骑士,骑到了阿峰的身上,此时大山的大鸡巴就是她的缰绳,小惠每一次身体落下,都恨不得把阿峰的蛋蛋一起吸进蜜穴中。

  “嗯嗯嗯……嗯嗯嗯……我肏死你们两个……嗯嗯嗯……嗯嗯嗯嗯……肏死你们你两个大鸡巴……嗯嗯嗯……”

  “小惠,你什么这么骚了!”

  “小惠当然骚了,我第一次肏她的时候反抗了一下,后面我插进她逼的时候那里早就很多水了”

  “你们喜欢吗?”

  “小惠你又漂亮又骚,当然喜欢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小惠在上面骑了几分钟,体力很快不支了,阿峰见状,起身把小惠压在身下,粗大的鸡巴剧烈的撞击在小惠的蜜穴上。

  “啊啊啊……用力……阿峰,用力肏我……啊啊啊……插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用力肏我的逼……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小惠,你真骚啊,还让我用力肏你,你不怕别人听到吗?”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这个时候……市场没人……啊啊啊……听到了……听到了也没事……啊啊啊……啊啊啊……用力……好爽……好爽啊……你肏得我好爽啊……啊啊啊啊……”

  “好,我肏死你这个烂货,肏烂你的逼,让你老公欠我的工资,肏死你,肏死你!”

  “啊啊啊……肏烂我的逼……啊啊啊……好爽,小惠的逼就是给你们操的,用力操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惠的逼要被操烂了……啊啊啊啊……”

  小惠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是故意叫给张祖业听的,还是情不自禁的叫出来,但小惠觉得,小逼被大鸡巴插到底的感觉,是真的很爽!

  张祖业也忍不住,掏出鸡巴自己撸了起来,他为了躲避法院的追债,已经躲了两个月了,但上次是什么时候跟小惠做爱了,张祖业有些不太记得了,自从在柳州开了润之业这个公司,他就没好好跟小惠做过一次爱了。

  妈的,自己老婆被人操着,自己只能看着撸,虽然是这么想,但张祖业撸了几下,场面实在太刺激了,张祖业很快的就射了出来。

  妈的,太窝囊了,里面的人还在肏呢,自己撸了几下就射了,张祖业一阵懊恼。

  “老弟,刺激吧,我跟你说,这老板娘可骚了”

  还有人偷看!张祖业回头,只见一个六十出头穿着保安制服的老头子淫笑着对他说道,张祖业没见过这个人,但应该是市场的新来保安了,基隆市场的保安工资太低,只有一些老头子愿意做,但即使这样,保安更换的还是很频繁。

  “我跟你说,这老板娘被这两人肏了大半个月以上了,每天市场午休的时候,这两人就来操这个老板娘,这个老板娘真漂亮啊,要是我也能肏到就好了。”

  “呵呵,真的是很骚啊”

  怕大山和阿峰知道他回来了,张祖业只能尴尬的笑着,里面那个被肏的可是他老婆啊。

  老保安也掏出鸡巴,对着里面的画面也撸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仓库内的画面更加淫乱了,阿峰和大山就像两个不知疲倦的种马,不断的灌满小惠的蜜穴……

【完】